首頁 | 滾動 | 國內 | 國際 | 運營 | 制造 | 終端 | 監管 | 原創 | 業務 | 技術 | 報告 | 博客 | 特約記者 | 論壇
手機 | 互聯網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計算 | 三網融合 | 芯片 | 電源 | 虛擬運營商 | 測試 | 移動互聯網 | 會展
首頁 >> 評論 >> 正文

虛商發牌還不夠,五大痛點要解決

2018年2月22日 10:23  人民郵電報-中國信息產業網  作 者:徐勇

1月24日,工信部發布《關于移動通信轉售業務正式商用的通告(征求意見稿)》,表示移動通信轉售業務已具備正式商用條件,業界期盼已久的虛擬運營商發牌工作已經提上了議事日程。

2013年12月,工信部發放首批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批文,此后又陸續發放了四批牌照,總計42家虛商開啟民營移動通信運營之路。截至2017年12月底,我國移動轉售業務試點工作已開展了四年整,用戶超過6千萬,42家試點企業中有17家企業用戶規模超過100萬戶,3家企業用戶數已超過500萬戶,用戶規模最大的企業已突破1000萬戶。從用戶規模來看,我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移動虛擬運營市場,移動轉售工作成績舉世矚目。

但是在成績的背后,卻是整個虛商行業當下集體低迷的現狀。為什么會有如此大的反差?經過多次采訪后記者發現,即將到來的發牌對步履蹣跚的虛商們固然是利好,但是僅有發牌還遠遠不夠,為了保證整個虛商業態的健康發展和持續繁榮,整個移動轉售事業在體制、機制中尚有五大痛點問題亟待解決。

將批發價格機制落在實處

現階段,虛擬運營商業務尚沒有被證明是一項好生意,最關鍵因素就是非常難賺錢。

從盈利情況來看,工信部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共有13家虛擬運營商實現當年累計盈利。相較于42家虛擬運營商總量,實現盈利的虛商剛剛超過三成(這里還有一些特殊背景),約七成的企業陷入虧損泥潭。致使虛擬運營商辛苦忙碌幾年還是虧損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目前移動轉售行業執行的批發價格機制。

轉售批發價格機制的落實一直是業內詬病的問題之一,在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不同基礎運營商對待轉售工作的態度。虛商們的轉售批發結算價格在整體通信市場上競爭力缺失,批零倒掛現象尤其體現在高ARPU的產品設計上。基礎運營商的中、高ARPU的產品單價即可秒殺虛商們拿到的批發價,這一困境使得虛商只能在低利潤市場上博弈,不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解決這一問題不能只是發文,而是要將每個要求落到實處。

例如,降低數據資源批發結算價格,建議能體現出本地流量和全國流量的價格差異、閑時資源和忙時資源的價格差異,或加對單用戶流量的封頂結算,比如500元封頂等。

又如,聯通資源池模式中,針對“國內業務基準價格及批發階梯折扣”價格調整策略,考核的是企業當年累計收入值,由于大部分虛商收入較低,基本享受第一檔折扣;針對“優化企業定制折扣方案”價格調整策略,考核的是結算ARPU,但由于大部分虛商用戶ARPU較低,享受折扣的情況很少,而造成ARPU低的原因就是批發價格過高。

建立完備共享黑名單機制

盈利困境的背后,虛擬運營商還要面對17開頭號段一度成為“詐騙/騷擾電話”重災區的尷尬。170、171號段為虛擬運營商專屬號段,早期虛擬運營商手機號碼實名制認證缺乏,以及較低的資費價格,使得虛擬運營商專屬號成為詐騙、騷擾信息等的“首選”。2016年,多地公安部門在發布詐騙預警時表示,170、171號段是通訊信息詐騙“重災區”。

就在當下,這種騷擾詐騙仍沒有消失,工信部網站1月24日公告稱,針對阿里巴巴通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連續三個季度垃圾短信、騷擾電話被舉報量排名靠前并持續上升的問題,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約談了阿里通信的主要負責人,要求其高度重視,采取針對性措施,加強垃圾信息治理。

要打擊詐騙、騷擾信息等違法犯罪行為,規范行業的健康發展,不僅需從虛商企業著手,行業的監管和聯動機制也是有力保障。經歷四年的波折,每個虛擬企業基本上建立了自有的黑名單庫,但無法共享其他友商甚至基礎運營商的黑名單信息。建立渠道黑名單共享機制可以提高不法分子犯罪成本,一旦用戶被某家列為黑名單,則該用戶將無法在其他友商進行購買或限制購買號卡等資源,這樣就可以造成其犯罪成本的提升,從而達到降低犯罪率的目的。但統一機制需要公共單位(如協會/研究院牽頭)來建立執行,然后提供公共的加密接口供企業進行黑名單的增加、查詢、審核等操作,此舉的盡快落實是行業健康發展的有力保障之一。

推進能力開放不能紙上談兵

就現狀而言,虛商與基礎運營商渠道代理商最大的區別,就是提供了工信部特批的客服熱線,因轉售產品單一、批發價格高,大部分虛商甚至無法和運營商渠道代理商抗衡,生存盈利舉步維艱。這一現狀有違移動轉售開放的初衷,也使得中國的移動轉售事業在形態、格局、技術能力方面遠遠落后于全球同行,不利于通信行業業務創新。基礎運營商的能力開放是解決這一問題的核心,具體表現為產品的開放和核心能力的開放接入。

就產品開放而言,運營商需要將廣泛用于大市場的最新產品同步開放給虛商,甚至共同討論產品形態,這樣才可以多維度地收集意見,從產品上和市場上同時驗證新資費的可行性,例如聯通的mini模組的接入就是較好的例子。

運營商核心能力的開放才是虛商區別于代理商的關鍵:例如Qos能力開放,實現用戶流量達到一定閾值后,降速服務;或者提供定向流量計費能力。又例如關于系統處理能力方面:提高月初停開機處理能力,提高系統對虛商批量業務的支撐能力,提高省公司的處理效率等等,像這樣的可實現需求還有很多,沒有得到有效落實。

物聯網發展需要支持給力

在人口紅利逐漸消失,流量價格不斷走低,網絡制式和相關技術不斷成熟的背景下,物聯網已經成為三大運營商競相爭奪的下一個戰略要地。三大運營商日前定調2018年工作方向:中國移動將深入實施“大連接”戰略,目標新增物聯網連接數1.2億;中國電信強調“加快網絡智能化、業務生態化、運營智慧化步伐”;中國聯通將繼續推進混改,力推互聯網運營與物聯網發展將成為新一年的發力點,也給了業界關于物聯網發展的更多想象。

物聯網也是虛商們看好的未來。眾人拾柴火焰高,在三大運營商自身在物聯網市場攻城拔寨的同時,如果身邊多了一幫虛商小兄弟,應該是氣勢更足,但是到目前為止,來自基礎運營商的支持還不太給力。

業內人士表示,基礎電信運營商應盡早開放物聯網專屬13位號段給虛商,制定物聯網專屬套餐和批發價格體系,建立配套資費價格調整機制,號碼資源根據虛商們實際市場需求按需分配,并對虛商年度需求進行號碼資源的預留和提前規劃,保證物聯網號碼資源的充足供應;還應該考慮到面對不同的應用場景和業務方向,制定不同的合作模式和資費價格,以適應不同的業務和應用場景需求,最大程度地滿足虛商們在物聯網市場發展的需要。

增強碼號的供應注入活水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移動轉售工作而言,移動號段就是最大的生產力,是業務開展的基礎。但現狀是,受限于運營商的考核機制及批發價格,大部分虛商拿不到充裕的號段,為保證業務的開展只能不停地進行號段回收,然而這一存量也是有限的,回收周期漫長繁冗,還存在失敗的情況。建議增加碼號供應,盡快啟用非17的號段,同時增加開放城市及縮短審批流程。

編 輯:初夏
相關新聞              
 
人物
飛象網訊(高靖宇/文)1月25日上午消息,2018高通(Qualcomm)..
精彩專題
飛象網2017年度手機評選
2017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
2017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活動
血拼雙11.11,當燃京東數碼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彩票中心手机客户端